• <ol id="91jz4"></ol>
  • <li id="91jz4"><acronym id="91jz4"></acronym></li>
  • <rp id="91jz4"></rp>

  • <button id="91jz4"><mark id="91jz4"></mark></button>
  • <s id="91jz4"><mark id="91jz4"></mark></s>
    <ol id="91jz4"></ol>
    首頁 > 要聞 > 正文

    【財經分析】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上升 IMF下調全球經濟增速

    新華財經|2022年07月27日
    閱讀量:

    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0.4個百分點至3.2%,同時預計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進一步放緩至2.9%。IMF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不確定性大幅上升,主要受通脹漲幅超預期、俄烏軍事沖突、糧食危機加劇等因素困擾。

    新華財經華盛頓7月26日電(記者 許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6日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更新內容,大幅下調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隨著通脹水平居高不減、俄烏沖突溢出影響不斷加深以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償債風險日益提升,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大大上升,前景愈發暗淡。

    增長預期大幅下調

    IMF在報告中指出,全球經濟在2021年初步復蘇,但2022年形勢愈發暗淡,相關風險開始顯現。全球產出在第二季度有所收縮,全球通脹水平超出預期,引發融資環境收緊。俄烏沖突也將帶來更多負面溢出影響。

    IMF認為,全球經濟前景下行風險占據極大主導地位。俄烏沖突可能導致歐洲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突然停止;若勞動力市場比預期的更為緊張,或如果通脹預期脫錨,那么壓低通脹的難度可能超出預期;全球融資環境收緊可能引發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債務危機;地緣政治分裂可能會阻礙全球貿易與合作。

    基于上述原因,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0.4個百分點至3.2%,同時預計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進一步放緩至2.9%,較此前下調0.7個百分點。

    按地區和經濟體來看,IMF預計今年發達經濟體經濟將增長2.5%,較此前下調0.8個百分點。其中,今明兩年美國經濟將分別增長2.3%和1%,較此前預測分別下調1.4和1.3個百分點。

    今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經濟或增長3.6%,較此前預測下調0.2個百分點。其中,今明兩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分別為3.3%和4.6%;俄羅斯經濟則分別萎縮6%和3.5%。

    不確定性上升

    IMF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不確定性大幅上升,主要受通脹漲幅超預期、俄烏軍事沖突、糧食危機加劇等因素困擾。

    首先,全球通脹上漲再次超出預期,促使央行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2021年以來,消費者價格上漲速度持續高于預期。6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9.1%,5月英國CPI也同比增長9.1%,分別創40年來兩國通脹率最高水平。同時,歐元區6月通脹率達到8.6%,突破歐洲貨幣聯盟成立以來峰值。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二季度通脹率也有望升至9.8%。

    在高通脹環境下,主要發達經濟體央行果斷退出貨幣政策支持。部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央行也更加激進的實施加息舉措。由此而來的長期借款成本上漲以及全球融資環境收緊已導致股價暴跌,拖累經濟增長。

    其次,俄烏沖突仍在持續,引發廣泛困境。一方面,軍事沖突帶來大量人員傷亡,實體資本遭到廣泛破壞。另一方面,自4月以來,主要發達經濟體對俄羅斯實施更多的金融制裁,包括歐盟將從8月起對俄羅斯煤炭進口實施禁運并自2023年起對俄羅斯海運石油實施禁運等。受此影響,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上升。俄羅斯輸送至歐洲的管道天然氣驟降導致歐洲天然氣價格大幅攀升。

    受制裁影響,俄羅斯經濟增長預期將在今明兩年大幅收縮。不過,由于國內金融部門受制裁影響有限且勞動力市場疲軟程度低于預期,俄羅斯國內需求表現出一定韌性。但俄烏沖突對歐洲主要經濟體的影響超出預期。今明兩年歐元區經濟增長率分別下調0.2和1.1個百分點至2.6%和1.2%。

    最后,糧食危機加劇。雖然全球糧食價格在近幾個月趨于穩定,但仍遠高于2021年水平。俄烏沖突是導致小麥等谷物價格在內的全球糧食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同時,部分經濟體對糧食實施出口限制措施也加劇了糧價上漲。糧食在低收入經濟體消費中占比較大,它們受糧價上漲的影響也更加明顯。在俄烏沖突之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等低收入經濟體民眾就已存在嚴重的營養不良和死亡率過高等問題。眼下,這些經濟體受糧食危機影響尤為嚴重。

    增長前景暗淡

    IMF認為,在一系列威脅全球經濟表現的不利因素影響下,全球經濟增長前景風險明顯偏向下行,增長前景暗淡。未來,全球經濟將主要受到四方面下行風險的沖擊。

    其一,俄烏沖突或進一步推高能源價格。4月以來,俄羅斯通過管道向歐洲供應的天然氣流量急劇下降,約為去年水平的40%,預計2024年中期之前管道天然氣流量將進一步下降,能源供給前景存在極大不確定性。如果俄羅斯今年完全停止向歐洲經濟體出口天然氣,那么全球通脹水平將因能源價格上升而顯著加劇,可能迫使歐洲采取能源配給措施,影響其主要工業部門并大幅降低歐元區今明兩年經濟增速,產生負面跨境溢出效應。

    其二,通脹居高不下。目前,外界普遍預計全球通脹水平有望在2024年底回落至接近疫情前水平,但一些因素將導致通脹居高不下并推高長期通脹預期。如果糧食和能源價格受到更多俄烏沖突帶來的供給側沖擊,那么整體通脹將大幅提高并傳導至核心通脹,導致貨幣政策進一步收緊。如果沖擊足夠嚴重,那么還可能引發經濟衰退和通脹高位攀升,形成“滯脹”。

    其三,降低通脹的代價較預期更高。全球主要經濟體央行已經通過加息來應對高通脹。但要在不引發衰退的情況下降低通脹,所需政策收緊的確切幅度很難確定。如果通脹預期、工資和價格剛性、價格和工資對需求下降的響應程度以及財政政策立場等因素的變化超出了政策制定者預期,或政策制定者誤判了適宜的政策立場,那么降低通脹的過程可能較目前預期更具破壞性。如果通脹預期大幅上升,全球中期產出損失將隨之上升,從而促使央行更快加息,那么2023年發生經濟衰退風險將尤為突出。

    其四,融資環境收緊可能引發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債務危機。隨著發達經濟體央行加息應對通脹,全球融資環境繼續收緊。其他經濟體若不相應收緊國內貨幣政策,那么全球融資環境收緊產生的借款成本上升將為其國際儲備帶來壓力,并導致其貨幣對美元貶值,引發擁有美元凈負債的經濟體資產負債表估值損失。與此同時,很多經濟體財政狀況捉襟見肘,約60%低收入經濟體已經處于或很可能陷入政府債務困境。若資本從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大規模外逃,將可能加劇這些經濟體的債務違約風險。


    編輯:郭洲洋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作家
    文章:556 人氣:558
    作家介紹
    手機掃碼訪問
    傳播矩陣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
    99国产这里只有精品视频